資訊中心
設計趨勢

在設計之外 More than design

來源:中國家具協會 作者:中國家具協會 日期:2019-05-22


“人可以多情,設計師可以多心。我總覺得畫家、設計師不停地埋頭苦干一種風格是一件苦惱的事。反過來當你有幾種不同風格的事情在思考時,其中一個卡住了,還可以暫時放下去進行另外一個,沒準還能反過來激發前一個。” 馬來西亞華裔設計師腓力圃·葉這樣說道。也許這個說法可以讓我們更好理解,為什么這位設計師能夠在短短的一年時間中,為三個品牌的面世做出相對全面的籌備工作了。

在已經結束的16年中國國際家具展覽會上,位于上海新國際展覽中心W1-國際館熙熙攘攘的中心通道兩邊,赫然而立著“艾寶”和“尼琪”兩個風格迥異的展位。在去年同期展會上以原創海派家居品牌“艾寶·唐堂”亮相之后,馬來西亞華裔設計師腓力圃·葉今年再推出“艾寶·寶典”這個裝飾主義高端品牌,以及為輕奢品牌“尼琪”打造的全新年輕化形象。

對腓力圃·葉來說打造這三個品牌的主旨,卻不全是為了家具。它們的紐帶,是室內設計,是重新轉變家具在整個家裝環節中的地位。

 

要做品牌,必須跨界

“想把一個品牌做好,一定需要跨界。所以現在我扮演的是另一個角色(在設計師以外),就像是一個導演的角色。我們設計的不再是一個點,而是一個面,所以當我從事三個不同品牌風格設計時,我都從這個‘面’去考慮。”

去年“艾寶·唐堂”的出現是腓力圃·葉對這個維度的“跨界”做出的第一次全面嘗試。以裝飾主義家具引導室內裝修,除了對產品本身有十足的把握和設計能力,還需要同步納入對于住宅規劃和生活方式的深入體察。這種“跨界”似乎是帶有“整體設計”的含義,但又和流行于上世紀前半葉北歐的“整體設計”不同,注重功能性需求的同時,前者則帶有更多的裝飾成分和商業考量。

今年“唐堂”以“絕艷”為主題,重點展出了“絕色”和“雅樂”系列的新品設計,并且將它們與原有的產品和軟裝進行了混搭。一年中,品牌的系列化延伸更為明晰,摩登、禪意、復古、時尚等不同側重的風格在不同的系列里得以共存,形成“冷”與“艷”的對比,這也正是“唐堂”位于世博館“中國風·新中式”展覽的主題。冷艷的琉璃,絕美的織布,多種材質和豐富的裝飾在曲線中流動,讓唐堂有豐富的美學元素和文化內涵可以延伸。

其中獲得了創新獎客廳類銀獎的“露華濃”組合,是今年推出的全新產品,由粉黛圈椅、露華濃裝飾柜、出水芙蓉茶幾、無盡歡沙發組成。材料混搭和撞色是唐堂的特色之一,在之前的系列中即出現了木頭、金屬、皮革和面料的組合搭配。此次設計師選用更多的黑橡木作為基材,以體現新中式所特有的中國韻味,同時更加大膽地選擇了琉璃和亮光漆作為設計元素,進行大膽的材料和色彩混搭,讓整體風格“禪”中帶“艷”,巨大的視覺反差下融合出“冷艷”的氣質。除了設計方向的執著,這樣的混搭對于工藝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唐堂定位于高端文化消費階層,其“摩登新中式”的差異化風格走向也是品牌長遠策略的一部分。“從我第一天設計家具開始,就覺得家具設計本身是非常薄弱的。如果沒有對應的營銷策略、品牌的定位,當你把設計交給一個不懂品牌設計策略的人做營銷,他可能會回到原始的東西。所以為客戶服務時,我會一直強調除了家具設計,還要做產品的整合以及營銷策略的改變。如果你的營銷方式不系統,那么家具也做不好。所以無論我做家居設計還是辦公家具設計,或是現在切換到民用家具設計,我都強調一件事,這是一個面的設計,我們要在營銷上有一個方向,我們要找到一個對的話題,我們要影響銷售隊伍去把我們的設計大量化。” 腓力圃·葉說道。

在“中國風·新中式”展覽現場,我們看到新中式家居設計的各種可能性,有充滿寧靜意味的禪意新中式,有簡單有趣的玩味新中式,有復古奢華的新古典中式,而唐堂的“摩登”海派新中式在其中則顯得獨樹一幟。從另一方面來說,越來越多的優秀品牌沖向市場,帶來多樣的改變,對于腓力圃則有著另外的深刻意味。

 

裝飾主義是跨界的紐帶

“家具在家居里面的角色正在轉換,我們不再做很昂貴或是很復雜的硬裝。因為今天人們跟以前的生活相比,哪怕是比較有錢的人,都可能住在公寓。那么,在裝修這方面,就跟以前所謂的別墅是有區別的。在空間有限的情況下,比硬裝更重要的是讓家居和軟裝扮演一個家的角色。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設計更具有裝飾性,但是它同樣能兼顧實用功能。” 腓力圃·葉在某次媒體采訪中回應道。

今年他帶來的原創品牌“艾寶·寶典”即以“新裝飾主義”帶來與唐堂的摩登完全不同的奢侈品風格。“寶典”的設計更加充滿想象力,用材和工藝也更加講究,后現代的怪誕不經與新藝術的天然趣味經設計師的巧妙創意融合于一體,兼具高端價值感和舒適的使用感。

“我們可以在頂尖設計師品牌的服裝作品中看到很多來自埃及、印度、中國和非洲大陸等各種文明的裝飾元素,這些元素讓服裝充滿異域風情而廣為人們喜愛。同樣,為什么家具不可以被如此裝飾,從而呈現出更多的個性?”腓力圃談到“寶典”的創作時如是說。在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環境中成長并開啟創作生涯,讓這位設計師的作品總是充滿開放、大膽、混搭和特別的幽默感,每次出現總能給人驚喜。

“一方面,‘寶典’是對于歷史中各種藝術風潮精華的吸收和迸發,另一方面,則是以非常現代的創作思路進行簡化和再造,最重要的是適合于當代人的生活。”

談到這個品牌的裝飾藝術性,他提起鐘愛的奧地利畫家、新藝術運動代表人物之一Gustav Klimt,這位藝術家將以大自然為源泉的Art Nouveau和抽象的象征主義交融,其“黃金時代”的金箔裝飾畫既優雅又神秘。創作的共鳴以及受到Art Deco風格的巨大影響,讓他大膽地結合自己從各國旅行中獲得的靈感,在設計中打開幻想之門,而不具象地表現一個主題。Klimt的時代,藝術的影響波及到建筑、室內裝飾和服裝,它從平面作品上跳出來、更多地進入生活,藝術與設計的界限被打破。當工業時代來臨,“藝術”便以“裝飾”的形式大量進入設計領域,巴黎、倫敦、紐約到東方的上海,標志性的Art Deco成為經典保留下來。“純藝術是‘異想天開’‘離群索居’的創作,設計卻是基于了解人群需求而進行的商業性創作。”腓力圃一直追求著幻想創作與現實創新之間的平衡:既要滿足自己對創新充滿激情的思想輸出,同時要兼顧商業與現實來完成理想的責任。而現在,他要徹底打破兩者的界限。

在“寶典”的裝飾設計中,使用大量珍貴石材和天然木皮,如琉璃、虎眼石、多紅碧玉、大理石、樹瘤等,經過雕刻、拼花、鑲嵌、亮光鋼琴烤漆和與五金(如電鍍玫瑰金)的結合,在當代生活中重現20世紀初的浪漫與幻想。對于腓力圃而言,源源不斷的裝飾靈感來源于豐富的生活體驗和東西合璧的多元文化背景,在各種文化中“融入”和做設計“輸出”都變得暢通無阻,這是他做“裝飾主義”跨界實踐的巨大優勢。

在精裝房越來越普遍的“拎包入住”時代,家具、軟裝和室內設計的界限越來越模糊,這也意味著“家具+軟裝”做主導的機會更大了。家居空間的風格為家具和軟裝所決定,家具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以家具帶動家裝的一體呈現方式,讓有能力做各種風格整體設計的設計師在未來更具備競爭力。同時這也是腓力圃·葉以設計帶動營銷的整體策略的核心理念。

 

設計導演:讓房產商和設計師重新“談戀愛”

腓力圃提出一個新鮮的觀點:讓房產商和設計師重新“談戀愛”,這一次,家具和家具設計師做主角。而家具做主角,意味著家具行業從業者要轉換思路,脫離純粹的生產、設計和銷售,在更大的層面上合作共贏。在被動地處于裝修“下游”產業很長時間后,家具人和設計師是時候奪回話語權了。

“‘拎包入住’大大縮短了業主從購房到入住的時間,也省了很多的麻煩,但精裝房的大量涌現也帶來很多問題。比如現在的年輕人以及對生活有要求的消費者都希望居住的環境可以有點個性化,然而精裝房的風格表現得相對比較同質化,可以呈現的住宅室內風格很局限。”

那么這種個性化從何而來呢?如果要重新改動固裝,無疑將很耗費住戶的時間和精力,并且在環保健康方面也多有不利。他認為個性化完全可以用家具搭配軟裝來做表現,所以重點是,房地產商要找的設計師其實是更能掌控家具的設計師,以家具搭配軟裝來引導室內設計和裝修,讓家具在住宅裝修里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讓家具人能走得更前、掌控得更多。

所以,當房地產商要和家具設計師“重新談戀愛”,這意味著大量跨界合作與專業分工并行,讓不同專業的人“串聯”,重新分工、模糊邊界。這個背景下,家具設計師和軟裝設計師是可以成為“一體”的,甚至納入飾面板供應商等角色,它們具有共同的產品屬性,具備功能和裝飾,相輔相成,共同促進這個行業分工合作的新模式。

作為“移情別戀”的結果,在整個裝修工作中,家具設計師和軟裝設計師可以更早參與,精裝房可以更有個性,消費者將本來要花在硬裝上的錢花費在更有效果的家具和軟裝上,花一樣的錢,卻可以更快地擁有更好用、更好看的家。于是裝修的各部分工作更高效,整個工期可以盡量縮短,設計師和業主之間可以迸發出更多火花,而地產商可以更好地推銷自己的精裝住宅產品,在大環境下滑的情況下力爭實現三方共贏。

“大家會看到家具搭配軟裝可以呈現出什么樣的不同效果,得到的結果是很驚人的。這些家居產品對于硬裝的要求都不苛刻,因為它們本身已經夠‘裝飾’、夠華麗,或者夠有趣、夠細致、夠精確,反而可以包容各種不理想的空間……這三個品牌的創作,是我為促進這種行業新模式所做的準備和嘗試。”這次展會,其實也是腓力圃對于行業深刻見解的一次集中體現,從15年前在馬來西亞家具設計中心(MFDC)做顧問時有這樣的想法到現在終于得以初步實現,除了設計師個人的機遇,也得益于市場和整個行業環境的改變。

在他參加的活動中,通過分享自己關于行業合作方式的觀點和案例,以促進行業內的跨界合作,帶來積極的改變。在“房產商和設計師重新談戀愛”這個模式下,他不斷思索如何“串聯”起家具設計師、軟裝設計師、室內設計師乃至平面設計師、工業設計師和服裝設計師,也不斷獲得對項目和行業更加全面的認知,這包括商業、策略、前沿視野、心理學,技術等方面的知識和經驗累積……假如說整個項目是一部戲,那么他想尋求的角色則是這個項目的總導演——“設計領袖”。

 

設計師常常被貼上某種風格的標簽,這種標簽作為他擅長的主流風格而被評價和認可。但在這個變化如此迅速的時代,設計師的角色也不再只是琢磨風格的“商業藝術家”了,他們也要參與行業模式的改變,從而獲得更加具有合作性、更高的格局和更重要的地位。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腓力圃·葉已經走出了他的第一步。


金币大富翁刷金币